中國企業報集團主辦丨www.zqcn.com.cn
訂閱熱線:18701617398 投稿郵箱:zhqcaijing@163.com
首頁  >  財經動態 >   正文

陳興良、張明楷等四大法學名家對蘇清白合同詐騙罪案論證

來源:中企財經研究院 研究員 黃力 發布時間:2021-06-23 10:28:12    

2021年6月4日,北京大學法學院、清華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有關刑法專家,就蘇清白被判合同詐騙罪一案,進行了專門論證。
      出席本次論證會的專家有:北京大學法學院知名教授、博士生導師陳興良 、清華大學法學院著名教授、博士生導師最高人民檢察院專家咨詢委員張明楷、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導工作專家委員謝望原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人民大學中德刑法研究所主任馮軍。
      經研究、分析案件材料,專家們一致認為,認定蘇清白以“虛構全順公司或其關聯方擁有民源大廈股份”的方式實施合同詐騙罪,在證據上未達確實、充分的要求。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55條的規定,據以定案的證據必須確實、充分,當相關證據存在矛盾或者疑點時,應當貫徹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
      基本案情:2005年初,蘇清白與楊某某兩位多個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通過書面協議約定,雙方合作收購當時處于爛尾的北京民源大廈項目,收購資金由楊某某一方墊付(預算4000萬元左右),具體收購事項則由蘇清白一方負責操作。協議還約定:“如果因為蘇清白一方的原因導致收購民源大廈項目失敗,蘇清白一方將東華公司30%的股權(市價超過4000萬元,足以覆蓋楊某某的全部出資額)無償轉讓給楊某某一方,但如果楊某某不能如期墊資到位,導致收購失敗的原因除外,”結果楊某某僅支付500萬元到蘇清白一方公司賬上之后,再也沒有支付第二筆款,直接導致收購失敗,有最高院(2014)民抗字第13號《民事判決書》為證。
      民源大廈收購失敗后,楊某某立即向北京市二中院起訴要求蘇清白一方將30%東華公司股權無償轉讓給他,蘇清白認為法院不可能判他贏,因為是楊某某一方違約不墊資導致收購失敗的。但是大大出乎蘇清白意料的是,案件先后經過一二審,兩審法院居然錯誤支持了楊某某的訴求,判蘇清白敗訴。蘇清白不服,立即向最高院申訴,最高院裁定立案再審并指定北京市高院再審,再審結果依法糾正了原終審判決的錯誤,撤銷原判決,駁回楊某某一方的訴訟請求;楊某某又不服,再向最高檢申訴,最高檢立案為此向最高院提起抗訴,最高院裁定立案再審,最后,還是維持北京市高院的再審判決結果,駁回楊某某一方的再審訴求。
      至此可以看出,楊某某一方與蘇清白一方之間的糾紛就是典型的民事經濟糾紛。
      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楊某某在民事訴訟徹底敗訴之后,這起民事糾紛竟然變成了刑事案件,獲得勝訴的蘇清白因合同詐騙罪獲刑三年六個月。
      這就是蘇清白被判合同詐騙罪一案的由來與終審結果。
      專家對此案論證的依據有:(2018)京02刑初97號《刑事判決書》、(2019)京刑終109號《刑事裁定書》、《北京東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北廣聯公司與東華公司2005年1月21日簽訂的《協議書》、北廣聯公司向法院出具的《情況說明》以及最高院《民事判決書》(2014)民抗字第13號等與本案相關的其他案卷證據材料。
      當天下午,專家們經過仔細分析案卷材料和詢問當事人及代理律師,對法院據以判定蘇清白合同詐騙罪成立的證據逐一分析研判,并進行了熱烈討論,最后一致認為,僅憑《股權轉讓協議》正文的某些不實表述來認定蘇清白實施了詐騙行為,在事實根據上并不充分,不足以排除合理懷疑。
      專家論證指出:首先,一審、二審認定蘇清白實施了合同詐騙罪中的欺騙行為的最主要事實根據是,蘇清白在《股權轉讓協議》的條款中將“北廣聯公司對瓊民源公司享有債權”這一事實虛假表述為“北廣聯公司擁有民源大廈的股份”。但綜合全案證據可以合理推定,楊某某與陳某某在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時已經知悉蘇清白實際控制的全順公司、東華公司和北廣聯公司不是民源大廈的股東,故僅憑《股權轉讓協議》正文的某些不實表述來認定蘇清白實施了詐騙行為,尚不充分;
      其次,從《股權轉讓協議》第一條第4款的內容上看,蘇清白所代表的甲方與陳某某、楊某某所分別代表的乙方和丙方的確簽訂了對賭條款。同時,楊某某 與陳某某在詢問筆錄中也承認三方就民源大廈項目存在對賭協議。對賭條款約定:當甲方沒有按照約定完成民源大廈項目開發手續時,乙方和丙方可以無償受讓甲方所持有的東華公司30%股權。從上述約定可以看出,甲、乙、丙三方對于“民源大廈項目開發手續的辦理存在失敗風險”是明知的,并且,由于甲方提供其所擁有的東華公司30%股權作為對賭籌碼,所以乙、丙兩方也接受民源大廈項目開發手續辦理失敗的后果。這一合理推論也與楊某某在詢問筆錄中的陳述相一致:“萬一他(即蘇清白)得不到這個項目,我們也可以得到他30%的股權。” 事實上,乙、丙兩方已經通過對賭協議現實地獲得了甲方所擁有的東華公司30%股權。
      在楊某某與陳某某明知《股權轉讓協議》的正文存在不符合實際的表述時,仍然簽訂了征表“民源大廈項目開發手續辦理失敗之風險與后果”的對賭協議,二人之行為系參與并強化風險的行為,應自擔風險。
      第三,根據《刑事訴訟法》第55條的規定,據以定案的證據必須確實、充分,當相關證據存在矛盾或者疑點時,應當貫徹罪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正如前文所述,在關乎定罪量刑的關鍵事實上即楊某某在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時是否已經知悉全順公司、東華公司和北廣聯公司不是民源大廈的股東,本案的被害人陳述與證人證言不僅相互矛盾,而且自身前后矛盾,存在較大的疑點,同時,《股權轉讓協議》的正文與重要附件的內容也相互矛盾。在這種情況下,一審、二審完全采信不利于被告人的證據,有失妥當;一審、二審僅根據《股權轉讓協議》正文的某些不實表述來認定蘇清白實施了詐騙行為,并未達到定案證據的確實、充分要求。
      專家論證后呼吁,在蘇清白合同詐騙罪一案中,據以對被告定罪的證據尚存在矛盾或者疑點的,應當貫徹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
 

国产色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