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報集團主辦丨www.zqcn.com.cn
訂閱熱線:18701617398 投稿郵箱:zhqcaijing@163.com
首頁  >  課題研究 >   正文

臨沭城投拯救金正大:砸真金白銀還是制造噱頭?

來源:中國企業報經鑒發布時間:2021-03-16 18:19:31    

深陷困局的臨沂金正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臨沂金正大”)似乎并沒有出現好轉的跡象。臨沂市城投和臨沭城投作為主發起人的產業紓困基金在聲勢浩大的拯救聲浪中似乎也已經遠去。

 

 
早在1月29日,金正大生態工程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正大)發布公告,公司與臨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臨沂城投)、臨沭城鄉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臨沭城投)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公司稱,經與各方共同努力,臨沂城投與臨沭城投共同發起設立的基金已于近日成立,基金名稱為臨沂民營經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作為金正大所在地的國資臨沭城投當仁不讓地成為了基金的主力。數據顯示,這筆共計30億的基金出資結構為,臨沭城投將認繳27.65億元,占比92.17%;臨沂大成恒達投資合伙企業(以下簡稱臨沂大成);認繳資金2億元,占比6.67%;臨沂城投認繳2950萬元,占比0.98%;臨沭灝正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認繳550萬,占比0.18%。該基金將參與臨沂金正大的破產重整當中。
 
公開資料顯示,該基金的股份目前都還只是認繳。讓外界疑惑的是,作為主發起人之一的臨沂市級城投公司只是象征性的認繳了不到3000萬元,占比只有區區0.98%。而臨沂大成基本上算是自家人。楊官波、高義武、楊艷分別認繳6600萬元,分別占33%,臨沂大成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認繳200萬,占比1%。其中高義武為金正大集團常務副總裁、楊艷為工會主席、楊官波為集團執行副總裁。
 
那么,此次實際上的主發起人臨沭城投是否真敢砸下真金白銀去拯救金正大,還是面對真實的金正大望而卻步,或者只是配合金正大搞一個“大新聞”,而吸引市場資金進入呢?
 
拯救金正大或許還沒有真正開始。
 
80億元負債凸顯拯救之難
 
作為全球最大的緩控釋肥生產基地、國內肥料行業巨頭,金正大及其控股股東臨沂金正大的一舉一動都備受市場關注。
 
2020年12月21日,金正大發布公告稱,公司于2020年12月11日收到控股股東臨沂金正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告知函》,臨沭縣人民法院受理了臨沂金正大的破產重整申請。并指定金正大風險化解工作專班擔任其管理人。
 
走到這一步實屬是萬不得已。這是金正大創業23年來從未經歷過的局面,即便是金正大董事長萬連步也毫不諱言這是“慘痛教訓”。
 
作為金正大的掌門人萬連步,不僅是國家緩控釋肥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還是第十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也幸虧提前“爆雷”,不然往后拖就更加尷尬了。3月6日,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萬連步還就《全面推廣生態種植模式促進農業綠色高質量發展》接受人民日報的專訪。
 
資料顯示,臨沂金正大已經資不抵債、資金鏈斷裂,其持有的金正大上市公司股份幾乎被悉數凍結。截至公告日,臨沂金正大的股份數量為1,117,274,529股,占公司總股份數的34.00%,其中被質押的股份數量為1,116,789,516股,占公司總股份數的33.99%,被凍結的股份數量為1,117,274,529股,占公司總股份數的34.00%。
 
公司實控人萬連步持有金正大592,743,874股,持股比例為18.04%。但是由于股份質押爆倉導致違約,萬連步的股份已經有3.57億股股份被拍賣,占其所持股份的60.17%。由于違約較多,萬連步的個人持股還將繼續被拍賣。
 
不止于此,公告期間的數據顯示,臨沂金正大股權質押業務違約本金金額是28.7億元,實際控制人萬連步股權質押業務違約本金金額為3億元,臨沂金正大及萬連步擔保違約本金金額47.55億元,三項金額共計79.25億元。
 
30億的資金能否填補近80億元的債務黑洞,考驗著投資人的智慧。
 
轉型成果或早已易手
 
金正大2019年的年報表示,2014年,公司通過上市籌得20億元在貴州金正大諾泰爾化學公司建設年產60萬噸硝基復合肥及40萬噸水溶性肥料工程項目。年報指出,國內農產品價格低迷,硝基復合肥和水溶性肥推廣受限,本項目主要裝置開工率不足,處理磷石膏的裝置運行虧損較多。該年的營收為1,762,344,821.30元,營業利潤-215,069,339.43元,凈利潤-216,080,302.05元。
 
事實上,隨著肥料行業的快速發展,特別是國家大力支持生物有機肥的發展,傳統肥料行業的發展空間越來越窄,這也意味著諾泰爾下一步的盈利空間難度增大。
 
正是基于這一市場判斷,金正大作出了向肥料銷售和農業服務方向的重大戰略轉移。其聯合北京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國際金融公司、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成立了金豐農業服務公司以及金豐公社農業服務公司(為表述方便,以下兩公司均稱金豐公社),并與全國一些縣市合作伙伴成立縣級金豐公社,其中金豐公社占股一般在40—45%間。年報顯示,金豐公社已在全國22個省份注冊了456家縣級金豐公社。最新資料顯示,截止目前金豐公社已在全國復制570多家公司。
 
我們注意到,金正大在《關于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公司問詢函的回函》這樣表述:金正大專注于肥料的生產、研發、銷售,為實現由制造型企業向“制造+服務”企業的轉變,于2017年7月18日成立金豐農業服務有限公司。金豐公社成立之初,管理及經營模式處于探索階段,金正大在經營管理事項上有決定權,委派董事占董事會席位半數以上。
 
而隨著2017年、2018年分別引入華夏銀行、國際金融公司、亞洲開發銀行入股金豐公社后,金豐公社在日常經營管理權、決策權主要由臨沂金豐公社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具體行使,由此,金正大實際上已經退出了金豐公社的管理。
 
讓外界疑惑的是,金正大投資并控股的金豐公社,為何會把經營權和決策權拱手相讓呢?
 
天眼查顯示,臨沂金豐公社由李玉曉等20名自然人股東組成。而這20名自然人股東中,至少李玉曉、楊官波、吳清偉、禚寶山均為金正大在職的高管或者企業重要崗位負責人。其中李玉曉為金正大副總裁兼營銷中心總經理、貴州金正大化肥公司總經理、康樸(中國)總經理;楊官波為金正大執行副總裁兼中郵公司總經理;吳清偉為金正大總裁助理兼新疆農佳樂公司董事長;禚寶山為金正大戰略發展中心法務部負責人。
 
盡管沒有董事長萬連步的影子,但坊間猜疑,實際上這20個自然人股東才是萬連步真正的影子。通過該實控權的轉移,萬完成了用金正大的資金和人員打造了一家自己實控的、未來的上市公司。
 
巨額費用或被挪用
 
事實上,不僅僅是資金黑洞讓市場投資人猶豫,公司治理存在的問題或更讓投資人卻步。
 
2019年報顯示,金正大以預付購貨款的名義,與關聯方諾貝豐(中國)農業有限公司發生大額資金往來。截止2018年12月31日,預付款項余額為371,380.27萬元,截止審計報告日尚未收到貨物,也未收回款項。另外,金正大還與日照昊農貿易有限公司、臨沂綠力商貿有限公司等單位發生較大金額資金往來,并通過預付款項核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預付該等單位款項余額60,794.61萬元,該等預付款項多數并無實際貨物采購入庫。
 
我們注意到,諾貝豐注冊地在臨沭,但其核心生產基地是在河南駐馬店市,即河南豫郵金大地科技服務有限公司。駐馬店范圍之內最大的化肥企業是昊華駿化集團,豫郵公司就位于駿化廠區旁邊。地圖顯示,金正大廠區沒有相應化工生產設備,或可以推測豫郵公司并不具備生產能力,只是進行包裝貼牌及物流工作,原料來自于最近的駿化化工、藍天化工等企業。如此,其所謂的預付資金易讓人懷疑被套取或挪作他用。
 
另外,金正大在管理上也較為混亂。
 
年報顯示,金正大作為出票人向臨沂維綸商貿有限公司、臨沂凡高農資銷售有限公司等公司開具商業承兌匯票,截至2019年12月31日,該等商業承兌匯票尚有10.02億元未承付,其中財務報告批準報出日已逾期3.48億元;金正大僅作為承兌人的商業承兌匯票余額為5.45億元,可能存在相應的擔保責任。該等事項構成內部控制的重大缺陷,可能影響財務報表中其他應收款、應付票據的完整性列報、擔保責任的完整性以及關聯方關系及其交易披露的完整性,與之相關的財務報告內部控制失效。
 
另外,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正大存貨余額中發出商品31.97億元。發出商品作為公司重要的資產,管理層未定期進行盤點,公司在存貨管理方面未能實施有效的內部控制。
 
臨沭城投等拯救金正大成立的基金是噱頭還是另存隱憂目前還不得而知。我們關注的是,該基金提出的投資方案不足覆蓋公司違約總額,其目的投資是財務投資還是股權戰略投資,城投方面并沒有明確。另外,對于公司原有的存在明顯缺陷的治理結構,城投平臺也未說明如何解決。還有一點,城投平臺紓困方案不足部分是否存在后續的方案?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切或都將水落石出。金正大終將花落誰家,期待我們下一篇的分析。
 

国产色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