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報集團主辦丨www.zqcn.com.cn
訂閱熱線:18701617398 投稿郵箱:zhqcaijing@163.com
首頁  >  財經人物 >   正文

任正非:我在華為是象征性意義 各機構在努力運作

來源:來源:觀察者網發布時間:2020-05-26 17:12:28    


 
5月11日,華為公共及政府事務部在華為心聲社區發布了任正非接受《南華早報》的采訪紀要,采訪時間為2020年3月24日。
 

 
1、譚衛兒:您剛才提到華為公司的文化,要避免“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做法,但是您作為華為的創始人,怎么看您自己?您認為自己是華為的精神領袖還是其他什么樣的?現在外面的人把您看成華為的象征甚至是精神領袖,您會不會考慮徹底退下來?還是一直要工作下去?
 
任正非:徹底退休是遲早會發生的,因為人總是會死的,不可能永生嘛。至于什么時候退出呢,有一個合理的審時度勢的時候?,F在我不是華為的精神領袖,而是傀儡領袖。我在這兒像傀儡一樣,輪值、常務董事會……各種機構努力在運作,我就像泥菩薩在廟里,象征性意義,說沒有它了怎么這個房子空了,有它也沒有大用處,因為我不管具體任何一件事,包括具體干部使用也不怎么管。因此我存在與否,現在對公司沒有多么大的影響。我早就是傀儡,未來也逐漸是個傀儡,就像泥菩薩一樣越變越小,這個菩薩就沒有了。
 
譚衛兒:還是精神領袖,不能說是泥菩薩。
 
任正非:是真的,不是假的。
 
2、譚衛兒:如果將來有一天您真的退下來的時候,您希望別人怎么評價您呢?說您是一個企業家還是教育家還是一個思想家?或者好父親、有點糟糕的父親?您覺得什么樣呢?
 
任正非:我希望是“忘了家”,希望大家都把我忘了,不要把我記著。你把記我的時間學點科學技術,做點貢獻,想我一個糟老頭干什么?你就想未來、想世界,年輕人不要給自己增加很多負擔。我們公司就不太重視歷史,走過的路從來沒有記錄。文件管理有一個日落法,是向特朗普學習的,特朗普說“每增加一個法律,必須注銷兩個法律”,那么我們公司變成所有滿五年的文件就要日落。文件太多,公司運行速度會很慢。
年輕人要輕裝前進,不需要誰記著我,我最大的理想是上街喝咖啡,誰也不認識我。這次疫情期間,我逛了深圳許多公園,反正沒有人;我也去喝咖啡了,逛了空空商場。感受到深圳很美好,但是過去我沒有享受到,因為網紅,一出去就被圍觀,拍了照片還拿去上網。以后我老了,滿臉皺紋,戴著帽子、杵個拐杖出去喝咖啡,沒人認出來,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重新看看美麗的祖國。我不希望大家記得我,大家忘了我,我就是“忘了家”。

国产色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